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 > 暢游恩施

花天河:群峰倒影山浮水

發布時間:2019-10-18 10:43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周艷麗 字體:加大 減小

記者  周艷麗  文/圖

花天河、半邊巖、大楠坪河、梯子口,這些從父輩那里聽來的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終于在一個夏日里有緣覓得其芳容。

在巴東縣清太坪鎮梯子口村探尋到花天河神秘秀美的密碼。這里山高且險,水深且綠,山的靜態美與水的動態美巧奪天工地融為一體,衍生出美學價值極高的地質地貌景觀。

半邊巖:壁立萬仞話春秋

汽車行駛到公路的盡頭即到了下山的入口,眼前,樹林掩映著一戶人家。這是一處占地兩百多平方米的撮箕口式木質房,分上下兩層,內部結構為一正兩廂,廂房低于正房。廂房下層一頭置碓、磨,堆放農具、柴草,另一頭建牛欄、豬圈。

房子的主人是67歲的譚文千,兒女早已成家在外工作,只有老人獨自守著近100年的老瓦房,過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日子。

譚文千告訴我們,前后有五代人在這里繁衍生息,目前該房子已經受到當地政府的保護,力求修舊如舊,保持房屋原貌。

站在青石板鋪就的院子里,眼前豁然開朗,前方河流如翠綠的玉帶纏繞在群山間,右側是如刀削一般泛白或泛黃的絕壁,像封塵已久的歷史書籍。從主人那里得知,這就是遠近聞名的半邊巖。

為了領略到半邊巖的全貌和雄偉,我們決定離開山頂,向河谷地帶出發。駐足在山腰一處高地,只見大楠坪河從遠處奔涌而過,河兩岸奇峰對峙,磅礴壯美,壁立萬仞的半邊巖格外醒目,赫然垂直聳立的巨大絕壁,似刀削斧劈一般,平如板壁,不禁感嘆大自然鬼斧神工、巧奪天工之美。

懸崖絕壁幾千丈,綠蘿裊裊不可攀。絕壁上那蜿蜒曲折、陡峭幽深的地層,像億萬卷圖書層層疊疊堆放在一起,氣勢雄偉;密匝匝的低矮灌木根扎在懸崖絕壁的隙縫,身子扭得像盤龍柱子,在半空展開枝葉,像是和狂風烏云爭奪天日,又像是和清風白云游戲,給肅穆沉穩的石壁增添了幾許生氣。

老人告訴我們,河水未漲之前,江上渡船上的講話聲,傳到半邊巖壁面上,它能夠匯聚成束,生成數倍音量的回聲,反射回來,像是回應那碧綠江水的問候。

半邊巖,正如其名,只有一半裸露的山體,如同拔地而起的一座豐碑,刻錄著歷史的風云變幻,數著過往的春秋歲月。

大楠坪:稻香平疇成過往

江作青羅帶,山如碧玉簪,這是清江支流野三河的中段花天河呈現給世人的美景。花天河上游流經建始大支坪,下游流經水布埡,最終注入清江。造化之手運神工,揮鬼斧,在綿長巍峨的群山之間劃開一條深谷,水域青碧一色,長峽平湖,倒影婆娑,兩岸崖壁險峻雄奇,在陽光下參差嵯峨,肌理凸顯。

古往今來,花天河是建始縣花坪鎮黃木埡村與巴東縣清太坪鎮梯子口村的分界線,也是兩地過往行人的唯一渡口。當地男女老少習慣將梯子口流域的花天河段稱為大楠坪河。

大楠坪河是有來歷的,早先年,河水肆虐沖刷,泥沙日積夜累,在山坳處沖積成河谷平地。坪上有珍貴的楠木樹生長于此,靜默護佑一方百姓。于是,人們便約定俗成地將這一河谷之地稱之為大楠坪。后來,花天河在梯子口村的流域也被當地人稱為大楠坪河。自古以來,得天獨厚的人類棲息地形成,精華在此地沉淀,造物主繪就了河谷平地上的稻香平疇,良田數畝。坪上祖祖輩輩的人在河谷邊繁衍生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世外桃源般的日子。

天有不測風云,一年雨季,突降暴雨,河水猛漲,河谷平地上的房屋、莊稼、人畜受災嚴重。后經專家勘查,該地段靠近山崖,存在崖崩的危險,村民們不得不舉家搬遷。

中國百姓自古以來就有“故土難離”的說法,大楠坪六組26戶人家近一百口人便經歷了這種無奈的傷痛。梯子口村村主任譚辛翠告訴我們,村民搬離河谷那天,大家從河谷攀爬至山頂,卻遲遲不肯離開,男女老少抱在一起,哭成一片。那一刻,山河靜默,如泣如訴。如今,下游修建了水布埡電站,大楠坪河的水位升高了近200米,稻香平疇已變成翠巒臥波,高峽平湖的景象。

梯子口:蒼涼古道走榮光

從大楠坪河谷到山頂平地,小氣候特征明顯,垂直差異突出,時常云霧繚繞,宛如一幅山水畫。如果說外在的自然風光讓大楠坪河披上了鮮艷的外衣;那么,蜿蜒在懸崖峭壁上的昔日茶鹽古道則為它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河谷人家背靠險峰峭崖,高山峻嶺阻斷了村民同外界的聯系,是茶鹽古道連接了河谷人家與山頂山民的往來。

以前,上山下山路途中有一段陡峭絕壁,沒有落腳之地,山民僅靠一架木質梯子,攀爬來往,將山貨物資運進運出,梯子口這一地名便由此而來,而這一稱呼恰好印證了那段艱苦的歲月。清末年間,由社會賢達捐資修建梯子口古道,匠人們用繩索拴住腰身,站在竹筐里,慢慢往下放,在崖壁上一錘一錘鑿下一級一級石階,石階長約三四十公分,寬約二十五公分。后人為了紀念修路人,在石階旁立下“功德碑”,碑面上詳細刻錄了當年參加集資修路人的名字及銀兩數。即便現在,走在石階上,一側喬木森森,怪石嶙峋,一側陡峭山崖,仍讓人膽戰心驚。

交通不便的年代,從巴東清太坪過建始花坪離不開梯子口,沿著蜿蜒逼仄陡峭的石階路,從山崖下到大楠坪河谷,再經鋼索橋渡河,最終到達對面黃木埡村,算是踏上了建始的地界。古道成了河谷人家聯系外界的唯一通道,也成了關隘要地,承載著先民們的歡笑與淚水,靜默地延續著生命的軌跡。

始終以為,真正的古道,就是一條貫通古今的小路。梯子口段的石階古道默默無聞,見證了梯子口村從古代走向當代,從蠻荒走向繁華的一段鮮活歷史。

寧靜而僻遠的山巒莽莽蒼蒼,石階古道隱于荒野與莊稼地,過往行人多在此休憩,這里沒有殘垣斷壁、廢墟遺跡,它只存在于一代又一代人的腳下。那一顫一顫扁擔之下是鹽、茶、木料等物產,是千百年來一輩輩山民跋山涉水、風雨兼程的榮光。

如今,被歲月磨煉的石階,表面锃光瓦亮,訴說著先民們的艱辛,而古道上演繹過的那些歷史興衰和聚散離合的故事,散落在山水之間,隨著歲月的流逝遠去。

采訪手記:

不久的將來,大楠坪河將成為跨巴東、建始兩縣的綜合旅游開發項目花天河景區的一部分。屆時,山間游步道、觀光亭、懸崖酒店、咖啡廳、有氧書吧等項目將陸續面世。

大楠坪河、梯子口古道、半邊巖這些自然人文景點也會在旅游開發的浪潮中揭開神秘面紗,展現其自然原始的美。

責任編輯:丁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一零八好汉APP
球探网即时比分 快速时时彩 官方通比牛牛下载 河南快三 6月7日股票推荐 广西快乐双彩 北京pk10预测 路边摊麻辣烫能赚钱吗 qq欢乐捕鱼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陕西11选5杀号技巧 山西快乐10分网址 球探球探网足球手机 稳赚不赔投注法 捕鱼大师单机游戏下载 江西时时彩